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赛文期刊网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中心 > 医学论文 > 正文

不同正畸矫治器在牙周炎的影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0-12-28 08:59人气:
  摘要:目的探讨不同正畸矫治器对牙周炎患者的影响。方法选取2017年9月至2019年12月于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进行正畸治疗的82例牙周炎患者。采用随机数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41例。给予对照组患者传统直丝弓矫治器治疗。给予观察组患者自锁托槽矫治器治疗。治疗3个月后,比较两组治疗效果。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龈沟液中白细胞介素-1β(IL-1β)、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水平、牙周指数[牙龈指数(GI)和牙菌斑指数(PLI)]。结果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100.00%(41/41)]较对照组[85.37%(35/41)]高(P<0.05)。治疗后,两组IL-1β、TNF-α水平均高于治疗前,观察组IL-1β、TNF-α水平低于对照组(P<0.05)。治疗后,两组GI、PLI均较治疗前降低,观察组GI、PLI较对照组低(P<0.05)。结论与传统直丝弓矫治器相比,对牙周炎患者使用自锁托槽矫治器引发的牙周炎症反应较小,利于保护牙周组织。
  
  关键词:牙周炎;正畸矫治器;龈沟液;治疗效果;炎症反应
  
  牙周炎是口腔科常见的慢性疾病,其发病机制为牙菌斑中细菌侵犯牙周组织引起的炎症反应,若治疗不及时、病情发展严重时,可能会引起牙齿脱落等,严重影响患者的口腔健康[1]。目前,传统正畸治疗时使用传统直丝弓矫治器,能在一定程度上矫正错颌牙齿,但其矫治力过大,易损害牙周组织[2]。自锁托槽矫治器虽然具有便捷、摩擦力小、治疗效率高等优点,但该治疗手段在是否有利于牙周健康方面还存在争议。鉴于此,本研究探讨不同正畸矫治器对牙周炎患者的影响。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7年9月至2019年12月于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进行正畸治疗的82例牙周炎患者。采用随机数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41例)和观察组(41例)。患者及家属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对照组:男22例,女19例;年龄28~51岁,平均(37.17±3.56)岁;牙齿松动Ⅰ~Ⅱ度35例,Ⅲ度6例。观察组:男18例,女23例;年龄27~52岁,平均(37.29±3.71)岁;牙齿松动Ⅰ~Ⅱ度36例,Ⅲ度5例。两组性别、年龄、牙齿松动程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1.2入选标准(1)纳入标准:①符合牙周炎的诊断标准[3];②患者认知功能、表达能力正常;③入组前3个月未接受相关抗生素治疗。(2)排除标准:①全身性系统疾病;②患有龋齿、口腔黏膜等牙组织疾病;③精神障碍。1.3治疗方法1.3.1常规处理在治疗前,对两组患者进行口腔卫生健康教育,告知患者及家属手术具体治疗方式、步骤、注意事项等,日常生活中要保持口腔卫生,应用巴氏刷牙法在三餐后刷牙。在治疗期间禁止使用含氯漱口水,禁止做专业牙周维护。1.3.2对照组采用传统直丝弓矫治器治疗:用托槽定位牙齿,排齐、整平错位的牙列,关闭拔牙间隙,矫正牙咬合关系,随后进一步调整牙位、牙咬合关系,最后保持。通过调节托槽底厚度,自动完成牙齿移动,使牙齿在牙弓中保持正确位置。连续治疗3个月。1.3.3观察组采用自锁托槽矫治器治疗:首先准备好治疗器械,使用酒精棉球清洁牙面,用托槽定位牙齿,将错位的牙列排齐、整平,关闭拔牙间隙,矫正牙咬合关系,随后进一步调整牙位及牙咬合关系,最后保持。通过滑动式托槽将正畸钢丝锁闭在托槽槽沟内,减少钢丝与托槽之间的摩擦阻力,使得牙齿移动速度加快,在牙弓中保持正确位置。连续治疗3个月。1.4观察指标1.4.1治疗效果治疗3个月后,评估患者的治疗效果。显效,即患者牙周炎被有效控制,咬合功能基本恢复正常;有效,即患者牙周炎有效改善,咬合有所恢复;无效,即牙周炎、咬合等均无改变。总有效率为显效率和有效率之和。1.4.2龈沟液炎症因子于治疗前、治疗3个月后采集患者龈沟液。采用无菌干棉球将牙齿表面擦干,去除较大霉斑,将专业无菌滤纸条插入受试牙侧、近、远、中龈沟内,放置30s后取出,20min后于相同位置再次取样,如滤纸被污染应去除重测。随后将同个患者的滤纸放入微离心管内,用电子秤称重,减去原微离心管质量,获得龈沟液质量,用锡纸将微离心管包好,置于-70℃冰箱内保存待测。室温解冻20min后,以1000r·min-1离心10min后,取上清液,应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白介素-1β(interleukin-1β,IL-1β)、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necrosisfactor-α,TNF-α)水平。1.4.3牙周指数于治疗前、治疗3个月后检测牙周指数,包括牙龈指数(gingivalindex,GI)和牙菌斑指数(plaqueindex,PLI)。GI:0表示牙龈正常;1表示牙龈出现轻微的水肿、颜色改变;2表示存在中度炎症,牙龈显著发红、水肿,探诊有出血情况;3表示存在重度炎症,牙龈有溃疡、自动出血倾向。PLI:0表示牙龈边缘区域无菌斑;1表示龈缘区有薄的菌斑,使用探针可见;2表示龈缘可见中等量菌斑;3表示龈沟内、龈缘区及其邻面存在大量菌斑,形成软垢。1.5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23.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IL-1β、TNF-α、GI、PLI水平以均数±标准差(x珋±s)表示,组内治疗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治疗效果以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治疗效果治疗后,对照组显效16例,有效19例,无效6例;观察组显效25例,有效16例。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100.00%(41/41)]较对照组[85.37%(35/41)]高(χ2=4.496,P=0.034)。2.2炎症反应治疗前,两组IL-1β、TNF-α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IL-1β、TNF-α水平均高于治疗前,观察组IL-1β、TNF-α水平低于对照组(P<0.05)。2.3牙周指数治疗前,两组GI、PLI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GI、PLI均较治疗前降低,观察组GI、PLI较对照组低(P<0.05)。见表2。
  
  3讨论
  
  细菌感染导致类花生酸和基质金属蛋白酶增生,进而破坏牙周支持组织,引发牙周炎,患者临床表现为牙龈出血、牙齿松动等,严重影响日常生活[4]。牙周炎患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升高,严重影响患者的咀嚼功能和生活质量。如何控制牙齿移位情况及改善牙周环境是牙周医生所关注的治疗重点。在正畸治疗过程中存在牙齿移位,口腔中菌斑聚集,进而易加重牙周组织的炎症反应,影响牙周健康[5]。炎症反应易激活骨细胞、破骨细胞活动。龈沟液中IL-1β、TNF-α是参与炎症反应的细胞因子。在发生炎症时,龈沟液中IL-1β、TNF-α水平升高,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利于及时发现异常。IL-1β是由牙周膜释放到龈沟液中,能参与到骨改建活动;TNF-α是骨吸收诱导因子,介导炎症反应,增强破骨细胞的活性,诱导破骨细胞生成,刺激骨吸收,进而导致基质金属蛋白酶增生,诱发炎症病理损害,破坏牙周组织,影响其修复过程[6]。临床检测IL-1β、TNF-α水平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较对照组高,观察组治疗后IL-1β、TNF-α水平低于对照组。这提示传统直丝弓矫治器与自锁托槽矫治器都能引起一定的炎症反应,但自锁托槽矫治器对牙周组织的损伤较小,与彭斌等[7]研究结果相似。自锁托槽矫治器是通过托槽的自锁结构,即利用自身锁扣结构固定,替代传统结扎圈固定弓丝。自锁托槽矫治器操作较为简洁,可缩短医生操作时间,患者戴用较为舒适,易于清洗、疗程较短[8]。自锁托槽矫治器无结扎丝、结扎圈等额外零件,利用自身锁扣结构固定弓丝,产生的摩擦力较小,可有效减少对牙周血管的压迫,机械刺激反应较小,利于降低细菌侵入风险,促进牙周有氧代谢,保护牙周健康与口腔卫生[9-10]。在治疗过程中,自锁托槽矫治器能够利用较小的牵引力达到矫治的目的,利于减少对牙周膜、牙骨质等组织的损伤,且随着矫治时间的延长,自锁托槽矫治器引发较轻的炎症反应,利于保护牙周环境[11-12]。观察组治疗后GI、PLI较对照组低,提示自锁托槽矫治器可改善牙周炎患者的GI、PLI,改善牙周环境,维护口腔微生态环境。综上所述,与传统直丝弓矫治器相比,对牙周炎患者使用自锁托槽矫治器引发的牙周炎症反应较小,利于保护牙周组织。
  
  参考文献
  
  [1]钟秀芬,李民冬,施春梅,等.系统口腔护理干预对牙周病患者牙菌斑控制效果及口腔保健行为的影响[J].广西医学,2016,38(10):1465-1466.
  
  [2]魏迪洋,贾绮林.直丝弓矫治器的数据演变与正畸疗效[J].中华口腔正畸学杂志,2018,25(4):216-221.
  
  [3]中华口腔医学会牙周病学专业委员会.重度牙周炎诊断标准及特殊人群牙周病治疗原则的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口腔医学杂志,2017,52(2):67-71.
  
  [4]薛姣姣,沈刚.无托槽隐形矫治器与固定矫治器对患者牙周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口腔材料器械杂志,2019,28(2):38-41.
  
  [5]刘筠,郭宏铭.自锁托槽与传统托槽导致正畸牙根吸收的锥形束CT比较[J].上海口腔医学,2016,25(2):238-241.
  
  [6]王立坤,钟志华.自锁托槽矫治器应用于牙周病患者正畸治疗对牙周指数及龈沟液中IL-1β和TNF-α表达的影响[J].实用口腔医学杂志,2018,34(5):656-659.
  
  [7]彭斌,罗耀鹏,梁培慧.自锁托槽矫正技术在正畸患者中的应用及对龈沟液内IL-1β,TNF-α水平的影响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杂志,2018,26(5):50-53.
  
  [8]陈婉红,苏江凌,蔡世雄.隐形矫治器、自锁托槽与传统托槽对成人正畸患者牙周指数及龈沟液炎性因子的影响[J].实用口腔医学杂志,2017,33(5):642-646.
  
  [9]左志刚,李洪发,徐津,等.三种正畸矫治器对牙周炎症及龈沟液炎性因子影响的长期研究[J].口腔医学研究,2018,34(11):1223-1227.
  
  [10]郭颖.自锁托槽矫治器在正畸治疗中的应用价值研究[J].临床检验杂志:电子版,2018,7(2):46-47.
  
  [11]王珺,欧龙,张丽洁,等.自锁托槽矫治器在正畸治疗中对患者口腔状况及牙周组织炎症因子表达的影响[J].生物技术通讯,2019,35(4):583-586.
  
  [12]林浩.正畸固定矫治患者龈沟液中TSLP和IL-33浓度的变化与牙周炎症的关系[J].实用口腔医学杂志,2019,35(4):583-586.
  
  作者:徐晓静 单位: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

网络客服QQ:

投诉建议:010-82656213    投诉建议QQ:

招聘合作:@qq.com (如您是期刊主编、文章高手,可通过邮件合作)

赛文期刊网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专业发表机构
在线客服系统